Sitemap: http://www.neweconorny.com/sitemap.xml
國家保密局網(wǎng)站>>宣傳教育>>保密傳統

垂范:老一輩革命家的保密家風(fēng)

2022年09月13日    來(lái)源:《保密工作》雜志【字體: 打印

家庭是社會(huì )的細胞,家風(fēng)是社會(huì )風(fēng)氣的重要組成部分。黨的十八大以來(lái)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反復強調,家風(fēng)好,才能家道興盛、和順美滿(mǎn);家風(fēng)差,難免殃及子孫、貽害社會(huì )。同時(shí)指出,各級領(lǐng)導干部特別是高級干部要繼承和弘揚革命前輩的紅色家風(fēng),“在管好自己的同時(shí),嚴格要求配偶、子女和身邊工作人員”。這里,我們和讀者一起追憶黨的老一輩革命家在保密家風(fēng)養成方面的小故事。

在黨的歷史上,毛澤東、周恩來(lái)等老一輩革命家非常注重家風(fēng)養成教育,在保密方面尤甚。無(wú)論是革命戰爭年代還是和平建設時(shí)期,他們都始終帶頭遵守保密紀律,把嚴防家屬、子女和身邊工作人員泄密作為一條嚴肅的保密紀律來(lái)抓,以堅定的黨性觀(guān)念和高度的責任意識嚴格執行保密規定,為我們樹(shù)立了學(xué)習的榜樣。

保密已成習慣

毛澤東、周恩來(lái)等老一輩革命家既是黨的保密工作創(chuàng )始人,更是遵守保密紀律的典范,即使面對自己的親密愛(ài)人兼戰友,也能做到嚴守保密紀律、保守黨的秘密。

在上海茂名北路120弄7號毛澤東舊居陳列館內,保存著(zhù)一張特殊的“全家!闭掌,這是楊開(kāi)慧1924年在滬期間,和長(cháng)子毛岸英、次子毛岸青的合照,也是這個(gè)家庭唯一留存的“全家!。這張沒(méi)有毛澤東的“全家!,生動(dòng)詮釋了毛澤東嚴守黨的保密紀律的紅色家風(fēng),也體現了他舍小家為大家的家國情懷。

楊開(kāi)慧和長(cháng)子毛岸英、次子毛岸青的合照

1924年,楊開(kāi)慧和母親帶著(zhù)兩個(gè)孩子來(lái)到上海,與時(shí)任中央秘書(shū)的毛澤東團聚,這是一家人難得的天倫時(shí)光。楊開(kāi)慧一直有個(gè)心愿,那就是家人團聚時(shí)拍一張全家福,把自己和摯愛(ài)的人最幸福美好的模樣永遠留存。楊開(kāi)慧抵達上海后,一家人和蔡和森、向警予夫婦住在上海慕爾鳴路甲秀里318號(今茂名北路120弄7號)一處石庫門(mén)老房子里。當晚,時(shí)任中央婦女部部長(cháng)向警予就向楊開(kāi)慧傳達了中央對黨的領(lǐng)導干部及其家屬立下的規矩:“不許隨便上街,不許隨便會(huì )客,不許隨便串門(mén),尤其是不能與中央領(lǐng)導人隨便拍攝合影,以免暴露身份,泄露黨的秘密!彪m然拍一張有毛澤東的全家福是楊開(kāi)慧多年的心愿,但為遵守黨的保密紀律,毛澤東和楊開(kāi)慧決定“小家心愿”服從“大家安排”。直到1930年楊開(kāi)慧被軍閥殺害犧牲,毛澤東也未能滿(mǎn)足妻子的心愿,這也成為一代偉人心中永遠的痛楚和遺憾。

周恩來(lái)作為黨的領(lǐng)導人,一直是嚴守保密紀律的典范。鄧穎超在《一個(gè)嚴格遵守保密紀律的共產(chǎn)黨員》中,深情回憶了周恩來(lái)同志為黨的事業(yè)保守秘密的崇高品格,同時(shí)也披露了他們相互提醒,在任何情況下都嚴格遵守黨的紀律、保守黨的秘密的生死相約。鄧穎超在文中記述了周恩來(lái)在南昌起義前嚴守保密紀律的細節:“七月十九日,要離開(kāi)武漢的時(shí)候,在晚飯前后才告訴我,他當晚就要動(dòng)身去九江。去干啥,待多久,什么也沒(méi)有講。我對保密已成習慣,什么也沒(méi)有問(wèn)……后來(lái)還是看了國民黨的報紙,才知道發(fā)生了南昌起義!

周恩來(lái)和鄧穎超

新中國成立后,在關(guān)系國家安全利益的重大事項上,周恩來(lái)更為注意保密。鄧穎超回憶:“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發(fā)射時(shí),他也向我保密……他說(shuō),鄧穎超同志是我的愛(ài)人、黨的中央委員,這件事同她的工作沒(méi)有關(guān)系,我也沒(méi)有必要跟她說(shuō)!敝钡20世紀80年代,鄧穎超看到有關(guān)材料,才知曉?xún)惹椤?/p>

 “小耳朵”在場(chǎng),就不談工作的事

要求家屬子女嚴格執行保密規定,是老一輩革命家注重家風(fēng)建設的重要方面。特別是在涉及黨和國家秘密的重要事項上,他們始終堅持內外有別的原則,把公事家事分得清清楚楚。

劉少奇特別注重家風(fēng)建設,他的秘書(shū)劉振德曾經(jīng)回憶:“一天,毛澤東的秘書(shū)通知召開(kāi)常委會(huì ),他接到通知后,馬上來(lái)到小飯廳向正在吃飯的劉少奇報告,說(shuō)了主席召集常委會(huì )的時(shí)間、地點(diǎn)、內容。當時(shí),在場(chǎng)的還有王光美以及劉少奇的一個(gè)孩子。劉少奇聽(tīng)了會(huì )議通知后,只是‘哼’了一聲,表情瞬時(shí)變得很?chē)烂C!

事后不久,王光美找到劉振德特意叮囑他:“以后有‘小耳朵’(指孩子)在場(chǎng),我們就不要談工作上的事情!蓖豕饷肋告訴劉振德:“少奇同志對家庭成員的保密要求是很?chē)栏竦摹麖膩?lái)不準孩子們進(jìn)入我們的辦公室,更不準他們接觸文件……有時(shí)我們離京開(kāi)會(huì ),或去什么地方干什么事,也不告訴他們,只留下‘爸媽不在家’的條子!蓖豕饷肋說(shuō):“這不只是關(guān)系到少奇同志一個(gè)人的問(wèn)題,而且還涉及中央其他領(lǐng)導人的行動(dòng)問(wèn)題。敵特情報機關(guān)對我們中央領(lǐng)導人的行動(dòng)蹤跡都非常關(guān)注,不惜采用一切手段想得到這些。并不是說(shuō)孩子們會(huì )有意去泄密,而是說(shuō)他們年齡小,沒(méi)有保密觀(guān)念,又不負這個(gè)責任,一旦失密,后果不堪設想!

鄧小平對領(lǐng)導干部家屬子女保密問(wèn)題也非常重視。他在1979年11月2日黨政軍機關(guān)副部長(cháng)以上干部會(huì )議上作的《高級干部要帶頭發(fā)揚黨的優(yōu)良傳統》報告中說(shuō)道:“‘文化大革命’以前,我們黨的、國家的機密保守得比較好,很少泄露出去,現在有些干部的子女可以隨便看機密文件,出去隨意擴散,個(gè)別的甚至向外國人賣(mài)情報、送情報。這是我們現在許多事情保不了密的一個(gè)重要原因!彼箢I(lǐng)導干部家屬子女不得閱讀機密文件,他自己在家也從不談工作,他的辦公室更是不允許子女隨便進(jìn)出,展現出良好的保密家風(fēng)。

陳云對子女要求也同樣嚴格。在大女兒陳偉力的記憶里,父親從來(lái)不會(huì )把國家秘密隨便向孩子們透露,也不允許子女隨便到他的房間!八f(shuō),國家的機密你們不能知道,不該問(wèn)的就不能問(wèn),不該知道的就不能知道,不該看的就不許看!比畠宏悅ヌm也說(shuō):“父親是個(gè)堅持原則、遵守紀律的人,他不希望兒女參與他的工作……不希望我們多問(wèn)多說(shuō)!

對同志的信任不等于無(wú)密可保

周恩來(lái)、劉少奇等老一輩革命家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,十分注重對身邊工作人員的保密教育和管理,督促其嚴守黨和國家的秘密。

周恩來(lái)對身邊秘書(shū)提出要求:凡分工聯(lián)系哪方面工作的,就看哪方面的文件,不允許隨便看無(wú)關(guān)的文件。在與秘書(shū)交辦涉密事項時(shí),他也嚴格控制知悉范圍。周恩來(lái)最后一任秘書(shū)紀東曾經(jīng)回憶,有一次,總理在車(chē)上給他安排一項重要工作時(shí),親自動(dòng)手按動(dòng)電鈕,把司機、警衛與后座之間的隔音玻璃升起來(lái)之后才說(shuō),以免無(wú)關(guān)人員聽(tīng)到。還有一次也是在車(chē)上,總理安排紀東電話(huà)處理完一個(gè)重要情況,才按動(dòng)電鈕把隔音玻璃降下來(lái),再談其他工作。紀東認為,總理這樣做,并不是對身邊工作人員不信任,在周總理看來(lái),“對同志的信任不等于無(wú)密可!。

總理對身邊工作人員處理涉密文件要求也很?chē)栏。紀東回憶:“有時(shí)他看到文件上沒(méi)有我們蓋的章,就提醒我們要在文件上加蓋編號。凡重要信件,總理自己寫(xiě)完信封后,發(fā)出時(shí)還提醒我們要加上封條……總理外出,在外邊批閱了文件,或把我們已登記的文件轉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和領(lǐng)導后,他都認真把文件號寫(xiě)在紙上,回來(lái)后讓我們注銷(xiāo)!

劉少奇對身邊工作人員也非常嚴格,他的秘書(shū)吳振英回憶:“1953年5月間,少奇同志曾專(zhuān)門(mén)召集秘書(shū)人員開(kāi)過(guò)一次會(huì ),向大家提出了三點(diǎn)希望:一是坐得;二是靠得;三是不要想個(gè)人在這里有什么作為……少奇同志解釋說(shuō):你們到這兒當秘書(shū),主要是幫助中央同志工作,每天要看很多文件,這就產(chǎn)生了一個(gè)坐得住坐不住的問(wèn)題……再一個(gè),你們看的文件多,知道的事情多,這就要求你們保守機密,遵守紀律,個(gè)人不要隨便用內部材料給報刊寫(xiě)文章……這就是靠得住!

1956年,劉振德初到劉少奇同志身邊工作,劉少奇對他明確“約法三章”。其中,除了“說(shuō)老實(shí)話(huà),辦老實(shí)事”等要求外,很重要的一條就是保守機密!澳氵^(guò)去長(cháng)期做機要工作,保守機密這一點(diǎn)你是懂得的。在這里工作,有些事知道得早一點(diǎn),多一點(diǎn),不能搞小道消息!焙髞(lái),劉少奇還多次強調保密工作的重要性,反復提醒:“不該說(shuō)的不說(shuō),不該問(wèn)的不問(wèn),不該看的不看,對誰(shuí)都是這三句話(huà)!

嚴守保密紀律、保守黨的秘密歷來(lái)是黨的一條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,不將黨和國家秘密泄露給無(wú)關(guān)人員,包括自己的父母、愛(ài)人、子女和身邊工作人員,是領(lǐng)導干部最起碼的政治涵養,也是我黨保密工作薪火相傳的優(yōu)良傳統和作風(fēng)。堅持好、繼承好、發(fā)揚好這個(gè)優(yōu)良傳統和作風(fēng),確保黨和國家秘密安全,是各級領(lǐng)導干部的初心所系、使命所系、職責所系。 

《保密工作》雜志 (2022年第7期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