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map: http://www.neweconorny.com/sitemap.xml
國家保密局網(wǎng)站>>宣傳教育>>兩識教育

這七種心理,最易導致微信泄密

2022年09月13日    來(lái)源:《保密工作》雜志【字體: 打印

近年來(lái),微信泄密問(wèn)題屢禁不止、高發(fā)頻發(fā),成為了名副其實(shí)的泄密“重災區”。心理是行動(dòng)的先導,從保密管理實(shí)踐和大量泄密案例分析來(lái)看,微信泄密行為往往源于一些錯誤的心理認知,概括起來(lái)主要有以下幾種。

“鴕鳥(niǎo)”心理。有的同志認為,微信傳發(fā)信息多如牛毛,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的涉密信息管理肯定不能面面俱到,即使能夠全面覆蓋,也不過(guò)是用關(guān)鍵詞簡(jiǎn)單搜索,只要使用拼音、字母、別字、諧音等方式作一下模糊處理,或者拍成圖片、使用語(yǔ)音、轉換格式傳發(fā),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覺(jué)地躲避。這種心理,恰似遇到威脅就把頭埋進(jìn)沙子的鴕鳥(niǎo),實(shí)屬掩耳盜鈴、自欺欺人。在近年來(lái)的微信泄密案件中,不乏當事人采取自作聰明的規避措施,有的甚至采取對方閱看之后迅速“撤回”的招數,但都造成了嚴重后果。

捷徑心理。有的同志只求工作效率,不顧保密紀律,在傳達上級精神和領(lǐng)導指示時(shí),覺(jué)得使用微信一鍵發(fā)送、靜待回復的做法省時(shí)省力。這種心理,究其根本是把保密紀律當成了工作開(kāi)展的“絆腳石”,而非保護國家安全利益和個(gè)人前途命運的“安全繩”,表面上便捷了工作,實(shí)則方便了敵特竊密。2020年,某單位干部李某通過(guò)微信群傳達1份秘密級通知,案件發(fā)生后被處行政記過(guò)處分。李某在接受調查時(shí)坦言,其單位在外人員有10多個(gè),手頭上事情一多就想走“捷徑”,忽視了保密紀律,現在想來(lái)悔不當初。

炫耀心理。有的同志不以保密為責任、卻把知密當“本事”,工作中知曉了外界關(guān)注的涉密信息,迫不及待地想在微信群“爆料”、在朋友圈發(fā)帖,明目張膽地把涉密信息“炫耀”出去。這種心理,本質(zhì)上是虛榮心作祟。為了成為朋友眼中的“消息靈通人士”“圈里人”,不惜把關(guān)乎國家安全利益的秘密信息當成提升個(gè)人影響力的資本。2017年,某領(lǐng)域改革方案初步確定,某單位干部強某看到后覺(jué)得涉及圈內好友的切身利益,就私自拍攝方案草稿,通過(guò)微信向好友通風(fēng)報信,被好友發(fā)至其單位微信群,引起瘋狂轉發(fā)和熱烈討論,給改革大局造成嚴重干擾。

自恕心理。有的同志在遇到傳達緊急事項或者上級催要材料時(shí),覺(jué)得當務(wù)之急是想方設法抓緊完成任務(wù),選擇便捷的微信聯(lián)系沒(méi)什么問(wèn)題,只要自己的出發(fā)點(diǎn)是為了工作,即使違反了保密紀律也無(wú)傷大雅、情有可原。這種心理,本質(zhì)上是沒(méi)有認清一旦發(fā)生泄密問(wèn)題意味著(zhù)工作歸零的道理,以致本末倒置、是非顛倒。2019年,某單位干部廖某使用微信傳達1份機密級的緊急通知,在接受調查時(shí)非但沒(méi)有悔意,反而覺(jué)得自己很冤枉,稱(chēng)“時(shí)間那么緊,不用微信根本傳達不過(guò)來(lái)”,直到面對調查人員“為什么不發(fā)動(dòng)骨干分頭傳達”“是泄密危害大還是傳達延誤危害大”的質(zhì)問(wèn),才幡然醒悟、后悔不迭。

從眾心理。有的同志看到別人使用微信傳發(fā)涉密信息,覺(jué)得即使違規了,追究起來(lái)也是法不責眾,如果在這樣的“小事”上也規規矩矩,會(huì )被別人看成膽小怕事。最終,自己也成為“破窗效應”的俘虜,盲目跟風(fēng)違反保密紀律。這種心理,本質(zhì)上是在常見(jiàn)的違規現象面前喪失了獨立思考,動(dòng)搖了本就不夠牢固的保密意識,被裹挾著(zhù)“集體闖紅燈”。2021年,某單位干部游某值班期間收到1份秘密級通知,想起單位平時(shí)用于交流的微信群里常有人發(fā)送內部信息,便盲目效仿,拍照上傳。案件發(fā)生后游某對調查組說(shuō):“以前也學(xué)習過(guò)微信泄密的通報,但總覺(jué)得身邊人這樣發(fā)了都沒(méi)事,就沒(méi)把通報當回事!

無(wú)知心理。有的同志“身在密中不知密”,認為有些秘密信息沒(méi)什么敏感性,發(fā)到微信上也無(wú)妨;有的同志認為,微信本身采用了先進(jìn)的安全保密技術(shù),只要點(diǎn)對點(diǎn)傳發(fā)信息,就不會(huì )泄密;還有的同志認為,自己只是把信息發(fā)給同事,不會(huì )擴散到“不可收拾”的地步。事實(shí)上,互聯(lián)網(wǎng)向來(lái)是情報搜集的重要來(lái)源,開(kāi)放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社交平臺更是各國情報機構監測的重點(diǎn),信息一經(jīng)發(fā)布就像斷了線(xiàn)的風(fēng)箏,一傳十、十傳百,傳播范圍完全不可控。2021年,某單位工作人員馮某看到1份新出臺的涉密政策文件后,通過(guò)微信拍照發(fā)給同事時(shí)某,并再三交代“別往外傳”。而時(shí)某并未遵守諾言,轉而將文件照片發(fā)給其他人,最終傳播鏈不斷延長(cháng)、全面失控,馮某、時(shí)某均被嚴肅處理。

旁觀(guān)心理。有的同志遵循“事不關(guān)己、高高掛起”的人生哲學(xué),看到微信群、微信朋友圈傳發(fā)涉密信息,覺(jué)得若要好心提醒會(huì )被當作多管閑事,向組織報告會(huì )被當作“背后捅刀子”,只要自己默默“潛水”“圍觀(guān)”,追責就找不到自己頭上,至于泄不泄密與己無(wú)關(guān)。這種心理,本質(zhì)上是不愿得罪人的“老好人”思想,實(shí)際上既沒(méi)有履行公民保密義務(wù),又助長(cháng)了亂發(fā)亂傳的不良風(fēng)氣。2020年,某單位干部呂某在單位微信群中傳發(fā)涉密信息后,先后被3個(gè)微信群轉發(fā),而這3個(gè)群中近百名同事,竟沒(méi)有一人出面提醒制止,默視涉密信息全面擴散。最終,3個(gè)微信群管理員都被追究相應責任。

欲治頑疾,先除心魔。遏制微信泄密問(wèn)題多發(fā)頻發(fā)勢頭,要求我們每個(gè)人必須從自身做起,心存戒懼,嚴守底線(xiàn),共同維護國家秘密安全。 

《保密工作》雜志 (2022年第5期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