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map: http://www.neweconorny.com/sitemap.xml
國家保密局網(wǎng)站>>宣傳教育>>保密文化

中國古代情報制作的保密手段

2021年12月10日    來(lái)源:宣傳教育司【字體: 打印

早在遠古時(shí)期,我們的祖先便能夠通過(guò)特定的聲音、動(dòng)作甚至是繩結來(lái)記錄和傳遞信息,這便是情報的早期雛形。

中國古代的情報制作中,使用保密手段可以追溯到商末周初的“隱語(yǔ)”,即以某種約定的暗號或者其他替代語(yǔ)傳遞的情報內容。隱語(yǔ)是實(shí)物形式的,在兵書(shū)《六韜》中有記載“陰符”與“陰書(shū)”的用法。在后來(lái)的發(fā)展中,又演變出書(shū)面形式、口頭形式等。

早期的陰符由竹板制成,后也用木片、銅片代替。陰符由君主和前方將領(lǐng)秘密約定不同長(cháng)度的符節分別代表何種情報,并任命專(zhuān)人負責傳遞。由于陰符本身無(wú)文字或符號,即使送符者遭俘虜,情報本身仍然是安全的。雖然陰符操作簡(jiǎn)單、保密性高,但它傳遞內容有限,只適用于小型重要情報的傳遞,難以勝任復雜軍事情況下的秘密通信。相比于陰符,陰書(shū)可以傳遞更豐富的情報!读w》有云:“諸有陰事大慮,當用書(shū)不用符!币馑际撬忻苤\大計,都應當用陰書(shū),而不用陰符。陰書(shū)實(shí)際上是軍事文書(shū)的一種,制作方法是先將機密內容完整地編寫(xiě)在木簡(jiǎn)或竹簡(jiǎn)上,再將其分成3份,委派3名使者傳送。只有收信者收齊3部分,才可知曉全部?jì)热。這種制作方法可以避免因某個(gè)送信人被俘而造成的情報泄露,但送信人被俘,也會(huì )導致收信者無(wú)法獲取完整有效的情報。

春秋戰國時(shí)期出現了一種更為有效的情報保密手段,即泥封技術(shù):書(shū)寫(xiě)有文字的竹簡(jiǎn)或木牘被捆扎之后,在繩結處敷以特制的膠泥,再在膠泥上鈐戳呈報人或部門(mén)的印章。收件人主要通過(guò)對封泥印戳文字的真偽鑒定和封泥完好度的考察來(lái)判斷是否泄密。這種方法簡(jiǎn)單實(shí)用,成本低廉,在當時(shí)被廣泛使用。在“2020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(fā)現”項目名單中,江蘇徐州土山二號墓備受關(guān)注,二號墓共出土各類(lèi)遺物4800余件,其中就包括發(fā)現于封土內的封泥4500余件。

秦漢以后,情報制作通常采用暗號、密語(yǔ)、符號甚至小語(yǔ)種來(lái)進(jìn)行加密,即前文所提的書(shū)面形式的“隱語(yǔ)”。據宋人撰寫(xiě)的《武經(jīng)總要》記載,那一時(shí)期的軍事情報都配有密碼,即用1—40的數字代號“密碼本”替代情報信息。比如請增兵、被包圍、將士叛等等。這樣的替代操作與摩斯密碼有異曲同工之妙。到了元朝,情報的制作開(kāi)始采用“亦思替非文字”,即采用阿拉伯語(yǔ)替代漢語(yǔ)。阿拉伯語(yǔ)作為外來(lái)的小語(yǔ)種,具有特定的規則與寫(xiě)法,在當時(shí)的時(shí)代背景下,非經(jīng)教導難以掌握,方便保密。用外語(yǔ)替代明語(yǔ),提高了情報的制作成本,同時(shí)也提高了情報的破譯難度。

明朝時(shí)期,密疏作為一種保密度較高的上行官文書(shū),廣泛應用于政治場(chǎng)合。與正常的題、奏本相比,密疏內容只有上疏者和皇帝兩個(gè)人知道,所謂“天知地知,你知我知”。其處理方式也不同于一般的章奏,通常是自上疏人手中發(fā)出,直達御前,嚴防中間有人“截胡”。明代對密疏制作十分重視,采取了多種措施。朝臣書(shū)寫(xiě)、謄錄密疏,一般不能由他人代勞,有利于控制密疏的知悉范圍。到了明代后期,密疏制作又有了新的保密方法,即給密疏的外封加鎖或用上特制的匣具。不過(guò),用特制匣具傳遞密疏,只適用于內閣大臣與皇帝之間,不具有普遍性,但其也為清代密折在呈送過(guò)程中外加折匣掛鎖提供了思路和啟發(fā)。

清代,為了適應中央集權君主專(zhuān)制的需要,逐漸建立起奏折制度,因其折面、折內往往書(shū)有“密”等字樣,故稱(chēng)為“密折”。朝臣必須將奏折放入封套,再放入折匣并鎖好,才能交給他人呈進(jìn)。清代饒旬宣所作《饒嵩生折譜》對封套有這樣的描寫(xiě):“請安折封套,外用云龍黃綾,內用黃粉箋裱。長(cháng)六寸四分、寬三寸一分、上下掩首各寬五分!薄罢巯婚L(cháng)八寸八分,闊四寸四分,高一寸五分。內用黃綾裱底,外用黃漆漆之!庇赫辏1724年)十一月上諭中,有“朕將內制皮匣,發(fā)于諸臣,令封鎖奏達”的字樣,因此可以看出,密疏應該是內外兩層,外面是木頭匣子,里面是一個(gè)活動(dòng)的、可以取出的皮匣子。雍正五年(1727年),福建巡撫常賚官署失竊,丟失了鑰匙,于是只得向將軍石禮哈借用開(kāi)鎖,可見(jiàn)木頭匣子外面是有鎖的。除此之外,清代在傳遞奏折等重要文件時(shí),還專(zhuān)門(mén)使用“封桶”“夾板”等封套,可以起到很好的保密作用。

在古代,軍政信息的保密與封建君主制的鞏固和封建王朝的利益緊密相關(guān)。在漫長(cháng)的歲月中,關(guān)于情報制作的一系列保密制度和手段不斷發(fā)展,封建統治者對保密的重視可見(jiàn)一斑。  

 

(轉載自《保密工作》雜志2021年第9期)